绩溪杂记
华山记
枇杷熟了“一树金”
3上一篇 2021年5月13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枇杷熟了“一树金”

■ 重庆 何龙飞
 

初夏时分,公路边的枇杷树上“探”出了金子般的果实。我和妻子定睛一看,原来是枇杷熟了,金黄得可爱,可谓名副其实的“一树金”。如此盛景,岂能不动人、动心!这样的本地枇杷更甜,更好吃,买些回去做枇杷膏吧!我们形成如此共识,向枇杷树旁的一位中年妇女提出请求。“哎呀,这几株枇杷不是我家的,而是叔叔家的,我做不了主!”中年妇女坦然相告。而妻子买枇杷心切,再次恳求。我呢,也在一旁帮腔。

中年妇女说“实在没办法”, 无奈,只好作罢。不过,她叫我们隔两天到她家去摘“一树金”,保证品质。想想到时会时间“错不开”,我们只得说“到时再说嘛”,应付了中年妇女之邀,遗憾地离去。还好,我们对“一树金”的向往和喜爱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,以至于睡梦中都还在念叨枇杷,摘尽枇杷一树金嘛,那是多美的事啊!应验成真啦!第二天,幺舅打来电话,叫我们抽时间去他家摘枇杷。终于见到了幺舅地坝边的“一树金”,我们兴奋至极,安好板凳站上去,专心致志地摘熟了的枇杷,一颗颗地放进撮箕里。

不经意间,摘够了,我们就此打住,一个一个地剥皮,放进嘴里咀嚼起来,那香那甜足够我们陶醉的了。幺舅是个爽快、耿直之人,连忙说:农村出产之地,他们吃不完,也卖不了多少钱,所以,就喊亲朋来摘、来吃,以浓烈亲情和友情。

“要吃就吃个够!要摘就体验个够!”抱定这样的想法后,我们对“一树金”越发钟爱,要么到城郊农户家摘、买枇杷,要么到水果市场“批发”来吃,要么在街上遇到卖枇杷的小贩买来吃,只为了洒脱视觉、嗅觉、味觉,犒劳肠胃,愉悦心灵。

当然,一旦发现色差、不够熟的枇杷,我们会及时予以反馈,以便“一树金”们更好地销售,助力乡村振兴。值得一提的是朋友送来一大盒礼品装枇杷,成熟度不够,与其他“一树金”相比差距甚大,严重影响了我们的食欲,也影响到果农的声誉。为此,我们告知了朋友,又与果农取得联系,提出了意见和建议,令朋友及果农感动不已,及时为我们赠送了成熟的“一树金”。

那时,我们倍感欣慰,倍加喜欢“一树金”。其实,我们是在慰藉乡愁。是啊,记得儿时的我们总喜欢父母在地坝边、田边地角栽的枇杷树,总爱关注枇杷开花、结果,总是情不自禁地感叹枇杷熟了“一树金”。

面对如此“一树金”,怎能不唤起我们的共鸣,怎能不激发我们的食欲,怎能不滋生我们喜爱的情愫!当搭着梯子上树摘、吃够了“一树金”后,我们是何等的心满意足,何等的快乐和幸福!如今,枇杷熟了“一树金”, 我们的乡愁浓烈起来,我们的心情激动起来,我们的行动迅速起来,我们的生活幸福起来,实在是“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”。

 
3上一篇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