绩溪杂记
华山记
枇杷熟了“一树金”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1年5月13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华山记

■ 四川成都 宋扬
 

华山诸峰,风格迥异。西峰之险、南峰之高、东峰之美、北峰之壮无不让人惊叹。西峰索道,是我乘坐过的最惊险的索道。为了让缆车获得攀升时必须具有的加速度,索道一出发便开始提速。缆车行进到最幽深的山谷时,突然刮来一阵让人震颤的风,缆车开始来回晃荡,座座山峰如刀似箭,仿佛一不留神,我就会被它们刺穿五脏六腑。我旁边的一位看起来还算健壮的小伙子紧闭着双眼,脸色由白变青。我好歹站起来录了一段视频,他反手抓着背后的靠背,手一直没有松开过。就在我们以为缆车终于到站时,殊不知,这仅仅是西峰索道的中转站……

在华山西峰的“龙脊栈道”,一边是千丈悬崖,一边是四十五度的斜坡。在“龙脊”上,前人开凿出的每级台阶都倾向了斜坡方向,那是对大自然的敬畏心理导致的必然的趋利避害的唯一选择。尽管如此,走在“龙脊”上的人们依然歪歪扭扭,滑向斜坡的方向,虽然有护栏的保护,也难免惊吓一场。

登顶南峰,已经青天在握,白云可驾。俯瞰西峰的“龙脊”,那里正蜿蜒爬行着登西峰的人们。南峰之下,四面山峰簇拥。我的脚下是莽莽八百里秦川,透过望远镜,黄河渭水如萦似带。这一切,让人不由吟诵起寇准的诗句来——“只有天在上,更无山与奇。举头红日近,俯首白云低。”“五更看日出,一夕听秋风”,东峰是观日出的胜地。有备而来的人们带了帐篷在东峰安营扎寨,只为一睹华山日出的壮美。一块巨石兀自凸出于绝壁之外,似苍鹰之嘴。苍鹰好像已经锁定了远处的红日,你看,它的翅膀挥动起来了!它就要搏击长空,迎接初升的太阳!

正因为北峰最低,所以人们能更近距离地观察那整块的花岗岩的纹理。山就在你的面前,夕阳照射在原本白得让人心生恐惧的山峰上,给山们罩了一件金衣。仰头,如观望一尊尊浑身散发着金光的佛。华山美丽而险峻,登顶华山的人是勇敢的冒险者,是不屈的奋斗者。

华山派第一代宗师元代道人贺志真为了寻一方静土,在绝壁上凿出一条仅二三十厘米宽的栈道,栈道一侧是万仞高的悬崖。那石壁仿佛被天神的巨斧垂直劈下,不留下一根草木。“长空栈道”时关时开,经常处于维修状态,足见其危险系数之高。

何止“长空栈道”“苍龙岭”“鹞子翻身”“云梯”……甚至华山的每一级台阶,都让人步步惊心。然而,在这样的路上,依然有从山下背着货物上山的背夫,他们微薄的收入,是一个家庭的生活开支,他们用他们的脊背支撑起一个个家庭的希望。时光回溯到70年前,中国人民解放军一支“智取华山”的队伍,不信“自古华山一条路”的邪,硬是靠双脚,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单单是坐索道,我们已魂飞魄散,那华山索道的修建者所面对的危险更是超乎想象。那些钢筋混凝土的巨大塔基是如何浇筑成功的?那几千米长的缆绳是如何拖上山的?我思索良久。不过,如今的中国,“神州飞船”可上九天揽月,“蛟龙号”可下五洋捉鳖。所谓“山高人为峰”,中国人对大自然的探索一直倔强而坚定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