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时
红薯
桂花
3上一篇 2021年11月3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桂花

■ 安徽肥西 凌泽泉
 

与满树满枝的桂花相逢,是在金风轻叩柴扉、拂过枝头的那一刻,是在长雁凌空、白云颔首的那一刻。那“暗淡轻黄体性柔”的桂花就这样簇拥在繁枝茂叶间,倚着碧绿的门楣,向我轻轻地举起闪着金光的柔弱小手,递过来缕缕沁透心脾的馥郁清香。瞧去,深绿色的角质叶片间,一簇簇灿黄的桂花,尽情地舒开天真的笑靥,那碎碎的黄、淡淡的金、巧巧的形、粒粒的状,仿佛早就商量好了,你倚着我,我倚着你,就这样披着耀眼的金光,张望在枝头,就这样亮出单纯的心思,守候在绿叶之中,看雁阵南飞,听秋虫呢喃。

桂香淡淡地袭过来,可醒脑提神,可推开俗世的纠缠,可化解心头恹恹的愁云。如若是浓浓地扑来,可卸去心头的沉重,可让身心进入物我两忘的境地,在不染俗世烟尘的纯粹中,体会另一番惬意的轻松。那碎米粒般的四片花瓣,吮吸了天地间多少的甘露,汲取了红尘中多少的精华,才酿成如此清可绝尘、夺魂摄魄的清香啊。犹记外婆家后院,有一个用青砖围成直径达两米的圆形花台,高约一米,打我记事时起,就见花台里栽着一株枝叶繁茂的金桂,葳蕤的枝条竟垂到花台边。垒花台的青砖表面,分明布满了绿莹莹的青苔,想来这花台与桂树竟有些年头。

金秋时节,随娘一同去外婆家,前脚刚踏进村庄的东头,就有淡淡的花香飘来,仿佛这香就是特地前来迎接我们似的。我们的脚步也快了,恍见外婆正打开后院门,用满屋的馨香招待我们。在外婆家进进出出,都有馥郁的桂香陪伴左右。随外婆去菜地,帮她挎着收菜的竹篮,一只只秋茄、秋辣椒丢进篮中,外婆的怀里还抱着个圆滚滚的南瓜。一缕缕飞来飞去的桂香,一会儿伏在南瓜身上,一会儿躺进竹篮之中,调皮地跟着我们,不时还在我的眼前晃着金黄的亮光。

外婆家的饭菜里,似乎也住着淡淡的桂花香。揭开锅盖,热气腾腾的米饭里分明飘逸出淡淡的花香,清炒藕片里,桂花的芳香在藕孔里穿来穿去;韭菜炒青椒中,也有桂香浮动。这芳香的饭菜,竟如此暖暖地熨帖着我的心房。月夜,和伙伴们在后院里捉迷藏,踩着软绵绵的月光,我们大呼小叫地奔跑在桂花的芳香中,不是被花香扯了一下衣袖,就是被花香绊了一跤,更多的时候,我们是在桂花香中跌跌撞撞、躲躲闪闪,无论藏在哪个没有月光的角落,最后都被跑出来的桂花香泄露了藏身的处所。我们拉扯着、推搡着、说笑着,在这一方高高的花台四周,将一粒粒绽放的桂花,装进月光般明亮的眼眸,同时也让四掰舒展的小小桂花,盛满少年的欢乐。

后来,每每忆起外婆,就想起花台上那株高大的金桂树。多年后的今日,在我居住的小区,秋风中也飘来了似曾相识的幽幽桂花香。循香寻去,在香樟树丛中,忽见一株瘦骨嶙峋的桂树,单薄的身躯伸展出柔弱的枝条,密布着一丛丛金黄的花儿。我知道,这株远离故土乔迁至此的金桂树,根虽扎在异乡的泥土中,枝叶虽长在陌生的空间里,但只要清风拂过枝头,就会抖擞精神,绽放出青春的芳华。

如若能变成一棵树,我也愿长成金桂树的模样,用一年四季的墨绿,葱郁人们的视野,开满树满枝的花,香透和风送爽的金秋。

 
3上一篇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