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时
红薯
桂花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1年11月3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红薯

■ 安徽黄山 崔志强
 

“草木摇落露为霜”,登场了,那憨厚的模样看着就让人有一种亲切感,它曾经和我一同在农村待过很长时间,留下很深的记忆。

那时的零食不多,简直可以说没有,什么糕点、面包都是图片上的、商店橱窗里的事物,更别说还有什么奥利奥、Q蒂等稀奇古怪的名字。红薯是当时的主打零食,但它却解馋又疗饥,特受用。

我经常吃那种在火堆里煨熟的红薯。那时家里开着一爿水作坊,夜里是要推磨的。懵懵懂懂间被唤起,围着石磨转。转着转着,肚子就饿了,天色就发白了。这时母亲就塞过一根从豆腐锅灶里煨好的红薯,灰黑,但弥漫芳香,迫不及待撕皮、咬一口,温软甜糯的香味就俘虏了神经,夜里的不悦和疲惫都烟消云散了。

那时母亲煨的红薯忒大,圆滚滚的有婴儿胳膊粗,吃着吃着肚腹就饱了,就心满意足上学去了。还时常有一杯加糖的热豆浆佐餐,让快慰放大,让整个早晨都弥漫芳香。

还有一种是锅里烀的。那是晚间放学的食品。在学校里蹦蹦跳跳累了,肚子也唱空城计了,刚好红薯来救驾。妈妈去田间做活前都会烀一锅红薯搁在厨房,她就知道我们这些馋虫、饿鬼会寻吃。尽管红薯那时是冷的,但刚好逮着就吃,无需放凉,冷着吃还有嚼劲。一到家,书包还在身上,就跑去厨房,嘴里叼一根,手上还捉一根,然后再做作业或去放牛,心里才无挂念。

那时的红薯让我们很快乐,不感觉到童年缺失什么,也许简单就是快乐,填饱肚皮、疗饥就是快乐。

红薯也让童年衍生出一些有趣的画面,乡愁的影子在萦绕。

在爸爸升起的火堆里煨红薯是快乐的。这时爸爸是慈祥的,任子女所为。淡淡的夕阳洒照,灰堆的青烟也水草般袅绕,我们塞几根进去,每人记着自己的位置,然后守候,守候红薯“凤凰涅槃”,土疙瘩变成香甜美食。等到时间一到(当然是估量的),就急忙拿棍掏摸,一会一个灰不溜秋的圆物就滚将出来,我们迫不及待拿在手上颠来倒去,吹气,让它快速降温,然后就是大肆啃啮。也有时记错位置的,掏摸半天只是源源不断的灰,或者姐姐妹妹的红薯,那可要起争执。最闹心的是虽然掏出了红薯,可红薯已香消玉殒,变成黑木炭,那就竹篮打水一场空,令人十分沮丧了。

还有挖红薯也是情趣充溢的画面。高高的山岗,秋风劲吹,但我们一点不感觉到冷,因为一会就有大量圆头圆脑的红薯和我们会面,现在在土里已蠢蠢欲动,迫不及待了。我们抢着帮父母干事(平时都是躲懒),清除藤蔓,敲土坷垃,捡拾红薯,让寂静的山岗飘满了我们的欢声笑语。一会红薯就挤满稻箩,红红的颜色,和夕阳一样艳丽,涂抹温暖,也让我们的心中充满温暖,因为接下来的时光里,红薯的香味像河水一样流淌。

关于红薯的记忆还有很多,无法一一述尽。但这已无关紧要,重要的是红薯给我温暖、温慰的记忆,就像童年的小伙伴,伴我度过许多快乐的美好时光!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